慾望健身房 / 都市生活成人小說
2019-10-08 23:12:42
次访问

「你們好,很榮幸我還能讓你們知道我的名字。我喊你們,是關於剛才拍攝封面女郎的事情。」麗玨微笑的說

寶華和蘊如相互看了一眼,寶華問:「我們不是已經落選了嗎?難道不是嗎?!」

「不,你們是已經落選了,但是我看得出來,你們有做模特的天份,但是你們自己還不清楚自己的優勢在哪裡,所以沒有加以利用,而且從剛才來看,你們的方法也不對。所以才會落選的。」麗玨說道。

「真的嗎?麗玨小姐,請你教教我們吧,我們一定會認真學習的。」寶華急切的說。

「我就是為了這個目的才來的,你們現在是簽約在哪個公司?」麗玨問道。

「KC公司」

「那你們願意過來TS公司嗎?」

「我們當......」「我們能考慮一下嗎?」蘊如在寶華答應麗玨之前問道。

「當然可以,不過恕我直言,你剛才的表現真的是不太好」麗玨拿出一張名片遞給蘊如,「你現在最大的缺點是線條還不夠突出,我建議你先去把線條再練好一點,這是一家會所的名片,你可以去那裡練練,相信我,你會有很大的收穫的。」

「謝謝麗玨小姐,我們一定會去練的。」寶華搶過名片高興的說。

「不客氣,那我就等你們答覆羅,希望你們不會讓我失望。」麗玨說完後擺擺手走了。

「我們也走吧。」蘊如對寶華說。

「我們不如先到這家會所去吧。」寶華興沖沖的說。

「不行,我們還得先回公司,明天再說吧,好嗎?」蘊如說道。

「對哦,那好吧。明天再說。」寶華失望的說。

第二天晚上,蘊如經不起寶華的軟磨硬泡,終於答應她到會所去,現在她們已經站在門口了,可是蘊如卻突然不走了。

「怎麼了?」寶華奇怪的看著蘊如。

「我不想進去。」蘊如回答。

「為什麼?」

「我覺得這裡好像有點怪怪的。」

「有什麼怪的?」

「不知道,反正感覺不太對。」

「沒事啦,走吧走吧。」寶華說完就拉著還在猶豫不決的蘊如進入會所去了。

「歡迎光臨」門口的服務生微笑點頭。

「你好,請問有什麼可以幫到你的嗎?」這時,一個穿著運動服的服務生走過來,問著他眼前的兩們小姐。

「你好,我們想把自己的身材練好一點,請問哪種健身方式對我們比較好?」寶華笑著問道。

「你們身材都挺好的,不用練了吧。」服務生笑著說。

「不行,我們兩個都是模特,我們的前輩告訴我們說我們的身形線條還不夠好,所以才介紹我們來這裡的。」寶華說。

「那請問是誰介紹你們來的?」服務生挑了挑眉,問道。

「麗玨小姐。」

「哦,我明白了,請跟我到服裝室。」服務生說完後,便請兩位小姐跟他一起走。

「慢著,我們什麼都還沒有問,為什麼要去服裝室啊?」蘊如拉著寶華坐在會所擺設的椅子上問道。

「是這樣的,客人來這裡都是要健身的,而為了讓每位第一次來的客人能夠深刻體會到我們這裡的服務,所以我們這裡都會準備新的運動服,讓客人可以實際的感受一下這裡的課程和服務,以便客人比較別的會所與本會所的不同之處。」服務生解釋道。

「這樣啊,不太好吧。」蘊如面露難色的說道。

「小姐請放心,在您體驗我們這裡的服務後,如果您覺得不滿意的話,我們絕對不會強迫客人消費的,而且每一次的所有服務專案包括健身課程全部都是免費的。」服務繼續解釋道。

「但是......」

「好啦,好啦,我們就先試試吧,反正都是免費的。」寶華搖晃著蘊如的手說。

「如果兩位小姐沒有其他的問題的話請跟我來。」服務生說道。

「好的」寶華在心裡暗暗讚歎:麗玨小姐的名字還真好用耶。於是她再一次拉起還不太想動的蘊如跟隨著服務生走進內室。

「這是服裝室」服務生介紹道,「你們隨便挑一件穿上,在這裡凡是麗玨小姐介紹過來的客人,我們都會送她們一套運動服裝的。」

「真的嗎?」寶華驚呼道,「就算我們以後不來這邊上健身課也可以嗎? 」

「當然可以」服務生笑著回答,「麗玨小姐是這裡的高級會員,你們是麗玨小姐的朋友,所以我們當然也要讓會員的朋友有一種賓至如歸的感覺。」

「哦,這樣啊,那就謝謝你了。」

「不客氣,你們挑吧,換好衣服後,到外面,我們會請專業教練來和你們討論要上哪種課會比較好。」服務生說完便關上門出去了。

「哇,真好耶,這間會所蠻不錯的,蘊如。」寶華興高采烈的說。

「還好吧」蘊如不以為然的回答道。

「安了啦,蘊如。等一下如果覺得不好的話我們就走,沒人會攔我們的,放心吧。」寶華說。

「真的嗎?」蘊如懷疑地問道。

「肯定沒問題的,不要想那麼多了,你看我穿這件紅色的好不好看?」寶華問道。

「挺好看的,就這套吧。」蘊如還是興致不高的樣子。

「那就這套吧,你也挑一套吧。」

「好吧。」蘊如想想寶華剛才的說法覺得也挺有道理的,於是便開始挑選衣服了。

「我穿這套藍色的好看嗎?」蘊如指著衣服對寶華說。

「很漂亮耶,那就這套吧」寶華說

「這......」蘊如還在猶豫著。

「不要想啦,沒事的。」寶華不耐煩地說。

「好吧,那我去換衣服了,換好了在門口等吧。」蘊如無奈地答應道。

「好」寶華笑著說。

當她們換好衣服後,出去就看到一個輪廓挺深的男人站在門口,對她們說:「你們好,我叫亞當,歡迎你們來到會所,請坐。」

「你好」寶華和蘊如笑著點了點頭。

「我剛才打了電話給麗玨,她已經跟我說了你們的情況。我看你們的身材都不錯,只需要把線條再練得更分明一點就好。我想重點應該還是在肢體動作上顯得僵硬,以致表達不出攝影師的要求。只要你們的肢體變得柔軟一些的話,那應該沒問題了,不如這樣吧,你們練瑜伽試試,應該對你們會有所幫助。 」亞當對她們倆個說。

「瑜伽啊,聽說很難耶。」寶華想了想說。

「不會,瑜伽並不難,而且你平時在家裡做也可以。」亞當回答。

「不會吧,好像很辛苦的樣子。」蘊如說道。

「還好,瑜伽要求的是做到個人的八九分就好了,也就是說你只要做到自己的身體可以感受到的程度就可以了,總不能要求每個人的動作都和教科書一樣吧。」亞當笑著說。

「還是不要了吧,很累的耶。」蘊如搖著頭。

「也是哦,我們明天還要排練,還是不要那麼辛苦吧。」寶華附和著。

「不如這樣吧,我教你們一個瑜伽休息術,這樣你們既能做瑜伽,又不辛苦,而且還能讓你們的休息更有品質,還不會花你們太多的時間,你們說好不好?」亞當想了想說。

「這樣啊?」蘊如懷疑的問。

「對啊,你們不妨試試。」亞當笑著說。

「也好,那我們就試試吧。」寶華對蘊如說。

「這,好吧。就這一次,下不為例啊。」蘊如看著寶華無奈的說。

「好好好,這次不好的話,我們下次就不來了。」寶華笑著答應。

「那兩位美麗的小姐,請跟我來吧。」亞當做出了請的手勢對兩位小姐說。

*** *** *** *** ***

「嘩,這裡好漂亮哦。」亞當打開門後,寶華驚呼道。

「這是VIP室,因為今天沒有課室了,所以就先用課室給你體驗一下羅。」

亞當關門後回答。

「這樣可以嗎?不行就算了吧」蘊如還在嘗試著離開會所。

「沒關係,今天沒有會員來這裡。如果有的話,你們也可以跟她們一起上,沒有人會在意這種小問題的。」亞當眼睛直盯著蘊如說。

「這樣啊,好吧。」蘊如被亞當盯得心裡直亂轉,她匆匆地點了點頭,便跟著寶華進去了。

「兩位美麗的小姐,請平躺在墊子上,請把眼睛閉起來!」亞當指揮著兩位美女。

寶華和蘊如聽了後就直直地躺在專用的瑜伽墊子上,雙眼緊緊的閉著,連眉頭也皺了起來。

亞當看著她們的的動作,笑了笑,繼續說道:「把心情放鬆,把全身的感覺都放鬆。希望你專心仔細聽我所說的話,心裡不去想其他任何事情。眼睛閉起來!......眼睛閉起來!希望你覺得很舒適,輕鬆,保持內心清靜。除了我的話以外,什麼都別想。......閉起眼睛來!舒舒服服的閉著眼睛,保持內心清靜,除了我的話以外,什麼都別想。......你覺得雙臂雙腳都很重吧,放鬆雙臂,放鬆雙腳,放鬆,放鬆全身。......放鬆兩腿肌肉,放鬆手臂肌肉,全身放鬆;彷彿你已回到冥冥之中,回到冥冥之中。你在冥冥之中,你會覺得更加放鬆,更加舒服。......你更加放鬆......更加舒服。......你現在只能聽到我的聲音,只聽到我的聲音......只聽到我的聲音。要保持內心清靜,要保持內心清靜。全神貫注,只聽到我的聲音。現在你會覺得很舒服,全身很鬆弛。你開始想睡了,......開始想睡了......很想睡了......非常想睡......保持內心清靜......只聽到我的聲音。你覺得全身放鬆,全身舒適。有規則的深呼吸......有規則的深呼吸......深深的呼吸,......放鬆全身......只聽見我的聲音,保持內心平靜。」

亞當注意到寶華和蘊如的身體已經漸漸地處在了放鬆的狀態,她們的眉頭也慢慢地舒展開來,於是他繼續慢慢熟練的引導著。

「你已開始入睡,......開始入睡......保持內心清靜......你已入睡......你已入 睡......你已睡著了......深深地睡著了。深深地睡著了。舒舒服服的睡吧!......深深地,舒舒服服地睡吧!......你睡的更深,更舒服,......你睡的更深,更舒服;更深,......更舒服;......更深,更舒服;你深深地睡著,保持內心清靜,你睡的更深,更舒服;......你睡的更深,更舒服。睡著......睡著......睡著......全身舒舒服服地睡著,......睡著......睡著......睡著。你睡得很舒服......睡著。......當我從一數到十的時候,你會睡得更深,......如今睡的更深。當我從一數到十的時候,你會睡得更深......更深......更深......更深......更深......睡得更深......更深......更深......更深。我從一數到十的時候,你會睡得更深......更深......更深......更深。」

「一......二......九......十,你們現在已經被我催眠了,睡著了。」

亞當坐在二位被催眠的美女說著:「這表示你們的身體已經完全準備好跟隨著我的指示了。」

亞當看著寶華和蘊如,注意到如果仔細觀察的話,在她們眼皮底的眼球仍然能發現一些輕微的轉動,看來她們對暗示的感受性都算還可以,但這樣還是不夠的,亞當決定繼續加深她們對他的服從性。

「從現在起,你們將不會遲疑我給你們的任何指令,你們會乖乖地服從著我的指令。如果你們瞭解的話,就回答一聲』是『。」

「是」

「是」兩位美女聽話地回應著。

「很好。現在你們要注意聽著我說,除非我摸著你的額頭說話,否則,你將聽不到我下的任何指示。」亞當伸左手輕輕的撫摸著紅衣美女的額頭,說:

「告訴我,你叫什麼名字?」

「我叫寶華」寶華從口中輕柔的吐出話語。

「很好」亞當聽了後伸出右手,重複著剛才的動作,問著那位藍衣美女:

「現在告訴我,你叫什麼名字?」

「我......我......」蘊如似乎還有所抗拒。

亞當心裡驚訝眼前的美女到現在還有自我意識的存在,但是表面卻不動聲色,他冷靜的扶著蘊如坐了起來,然後從口袋裡拿出一個類似於手電筒的東西,打開了開關後,對她說:「睜開眼睛。」

蘊如掙扎著撐開自己沈重的眼皮,當她的眼睛剛打開一條縫,就感覺有一道光直衝進她的視線中。

「對,看著這道光,你要一直注視這道光,把所有的注意力都用在這道光上。」亞當慢慢地引導著蘊如。

蘊如試圖控制自己,但卻毫無辦法,她覺得那道光越來越漂亮,越來越吸引著她的目光,她根本沒有辦法移開視線。

「放鬆......再放鬆......聽著我說話,現在你的耳朵裡只能聽到我的聲音,明白嗎?」亞當緩慢地、持續地將那道光在蘊如的雙眼之間移動著。

「是的」蘊如神情木然的回答。

「你現在頭腦一片空白、再也不能思考、看著這道光、你只能看著它、心情變的很平靜、很舒服的、慢慢的、聽著我的指揮......明白嗎?」隨著亞當的引導,蘊如的腦子變的一片空白,她很快的就進入到深沈的催眠狀態裡。

「很好,服從我會讓你覺得很輕鬆,很幸福,很快樂。」

蘊如漸漸地開始跟隨那道光來回移動,神情呆滯木然、臉上表情也已經慢慢的鬆弛、在不自覺中,她已經被亞當控制著,亞當讓她放棄了所有的抵抗,讓蘊如完全地臣服於他。

「對,就是這樣,我的寶貝,你很快就要成為我的玩偶了,相信我,快了......」亞當笑著說。

不一會兒,亞當繼續著他剛才的問話:「來,告訴我,你叫什麼名字?」

亞當的另一隻手輕輕的撫著蘊如的前額問著他原來的問題。

「我叫蘊如。」蘊如這次毫不猶豫地回答著。

「蘊如,仔細的聽著」,亞當繼續撫摸著蘊如的前額,「我是你的主人,每當你聽到』碎花健身圖『時,不管你身在何處,或做任何事情時,你馬上會進入到像現在這種狀態當中,你會很舒服的沈沈睡去......知道嗎?」

「是的,主人。」

「真乖,我的寶貝。現在來看看你的同伴吧。」亞當拉著蘊如坐在寶華的腳邊後,他便回來寶華的身邊,用手輕柔地撫摸著寶華的額頭,說:「寶華,你能聽到我嗎?」

「能」寶華含糊的吐出話語。

「很好,寶華仔細聽著,我是你的主人,每當你聽到』碎花健身圖『時,不管你身在何處,或做任何事情時,你馬上會進入到像現在這種狀態當中,你會很舒服的沈沈睡去......知道嗎?」亞當一直輕柔地撫摸著寶華的前額。

「是的,主人。」

「很好,我的寶貝。」看著顯然比蘊如接受催眠程度要高的寶華,亞當決定利用她來加強蘊如的受催眠程度。

他指揮著蘊如跪在寶華跟前,擡起寶華的腿,捲起寶華的褲腳,讓她開始從腳趾到膝蓋一路吻她。而他則用雙手順著她的鎖骨一路滑進她的運動服裡,像玩著玩具一樣,挑弄著寶華的乳房......

這時,VIP室的門突然被打開了,亞當轉過身,看到了站在門口的人後,對他說一句:「把門關上,站在我旁邊。」便又轉回了身體。

「好了,蘊如,你可以停止了,坐起來。現在我要你張開眼睛。」他命令著。

蘊如聽話的坐了起來,神情恍惚地睜開眼睛,盯著亞當,眼睛空洞看不到焦點。

「擡起頭,看著我身旁的人。」亞當繼續命令著。

蘊如緩慢地擡起頭,無神地盯著亞當身旁的人,等待著亞當的下一個命令。

「很好」他半轉身體,對著仍然躺在墊子上的寶華說:「寶華,坐起來。 睜開眼睛。」

寶華也聽話的照著亞當的命令做。

「坐到蘊如的身邊,看著我身旁的人。」

在亞當下完命令後,只見寶華也動作緩慢地執行著他的命令。

「真乖。蘊如,寶華,看著你們眼前的人,當你們清醒後,會認為眼前的這個人是你們最信任的人,你們不會懷疑他的任何言行,而且你們會無條件地執行他的命令。如果明白的話,給我重複說一遍剛才我所說的話。」亞當說。

過了幾秒後,寶華和蘊如一前一後地重複著亞當的命令。

當她們把命令都複述一遍後,亞當轉身問著他身邊的人:「你還有什麼要求嗎?」

「你確定她們已經完全聽話了嗎?」一個女聲自這個人的身體內發出,原來他竟是麗玨!

「當然,或者你可以試試她們的聽話程度。」亞當笑著說。

「好」麗玨也不客氣。

「蘊如,寶華你們都仔細聽著,當我說』已經完畢『後,你們將從這個狀態中醒來,但是在你們的潛意識裡,已經把我剛才說的話深深的刻在你們的腦子裡,你們不會記住這些命令,但是你們會執行這些命令,而且是無條件,無懷疑的執行它。」亞當嚴肅地說著。

「是的,主人。」寶華和蘊如輕柔地回答著。

「很好,當你們醒來後,你們會覺得上了一堂很棒的瑜伽課,雖然你們已經忘記了內容,但是你們都認為這是一個很好的課程,你們都想上。而且你們會迫不及待的要求盡快來上課,知道嗎?」

「是的,主人。」

「很好,那麼已經完畢了。」

寶華和蘊如聽了後似乎一下子恢復了生氣,睜開了雙眼,她們的眼中都閃現了一瞬間的迷惘,就恢復到原來的樣子。她們並沒有注意到周圍,她們只是高興地看著眼前的亞當,衝過去拉著他的手,激動地說:「好棒哦,這堂課上得很舒服耶,明天還有沒有課?我們還要來上。!」

「有,但是你們還沒有入會哦。」亞當笑著提醒。

「這沒問題,我們出去後就去交會費。」蘊如興奮地說。

「對啊,無論多少錢我們都願意,真的是太舒服了。」寶華附和著。

「好,那就謝謝你們了。」亞當說。

「不客氣,我們現在就去繳費吧。」寶華和蘊如一左一右拉著亞當的手準備走出VIP室。

「慢著,你們看看誰來了。」亞當阻止著她們的前進。

「誰?啊,麗玨姐,你來了。」寶華驚呼道。

「你們好」麗玨笑著說。

「麗玨姐,你怎麼來了?」蘊如拉著麗玨的手問。

麗玨看著蘊如的手後,笑了。她知道亞當已經控制住她們了,但是她卻還想實驗一下。

「我的腳不太乾淨,你們過來把它舔乾淨好嗎?」

面對著這樣突然完全不合情理而且帶有侮辱性質的要求,寶華和蘊如沒有絲毫的遲疑。她們想也不想地就跪在麗玨的面前,一左一右開始溫柔地舔拭著麗玨的腳面。

「真聽話」麗玨彎下身摸了摸蘊如和寶華的頭,「好了,不用了。你們去交錢吧。」麗玨終於完全相信了亞當的能力,讓她們兩個離開VIP室。

「好,麗玨姐,我們現在一起出去吧。」

「兩位小姐,請跟我來。」

「好的」

*** *** *** *** ***

「叮噹,叮噹,叮噹」

「寶華,門鈴響了,快去開門。」蘊如喊著寶華。

「你開嘛。我不想動。」寶華耍賴地說。

「不行,我在洗手間,怎麼出來啊?」蘊如又氣又羞地說,「可能是天威來約我們談寫真集的事,快去啦。」

「好啦,我去還不行嗎?」寶華無奈的走出房間去開門。

「誰啊?」寶華在門邊問道。

「你好,我是亞當。」門外的人回答。

「你好,咦,亞當教練?!」寶華驚呼著打開了門,「你怎麼來了?」

「我是過來問你拿一張』碎花健身圖『的。」亞當笑著回答。

寶華燦爛的笑容頓時凝固起來,臉上現出呆滯的表情,眼瞼一下子重重地閉合起來。她整個人無意識地向前倒去,亞當見狀伸手抱住了寶華,在她耳邊說:「寶貝,我是你的誰?」

「你是我的主人。」寶華機械地回答。

「很好」亞當高興於指令仍然有效,但是卻好奇寶華似乎像是在等別人,於是他問道:「寶華,你剛才在等人嗎?」

「是的,主人。」

「你們在等誰?」

「天威,主人。」

「天威?!他好像是一個攝影師,是嗎?」亞當不確定地問道。

「是的,主人。」

「他來幹什麼?」

「他找我們拍寫真集,主人。」寶華毫無保留地回答著亞當的問題。

「寶華,是誰來了?」蘊如從洗手間傳來聲音。

「回答她。」亞當命令著寶華。

「是主人。」寶華回答道。

「什麼?」蘊如從洗手間出來看著背對她的寶華,奇怪地問道,「你在說什麼啊?」這時的她似乎還沒有留意到亞當的存在。

「她沒有說錯。」亞當推開寶華讓她去把門關上後,對蘊如說。

「教練?你怎麼來了?你剛才在說什麼啊?」蘊如發出了一連串的問題。

「寶華說得沒錯,我是寶華的主人。」亞當仍然微笑著回答。

「什麼?你別開玩笑了。」蘊如搖著頭說,她覺得她似乎遇到了不可思議的事情。

「我從來不開玩笑,而且我不單單是寶華的主人,同時也是你的主人。」

亞當一邊回答一邊逼近著步步後退的蘊如。

「你,你,你不要過來,再過來的話我就要叫救命了!」蘊如慌張的大喊。

「嘖嘖,你太吵了。」亞當搖了搖頭說,「看來是時候讓你安靜一下了。 」

「你要幹什麼?」已經被逼到牆角的蘊如嚇得有點不知所措。

「你有』碎花健身圖『嗎?」亞當在靜默兩秒後突然問道。

蘊如聽了後張大眼睛不明所以的看著亞當,她不懂亞當為什麼會突然間冒出一句毫無關係的話,但是只是那麼一瞬間,她便閉上了雙眼,整個人順著牆角滑了下來,低著頭跌坐在地上。

亞當蹲下來,左手輕柔地撫摸著蘊右臉,說:「蘊如,我是誰?」

「你是我的主人。」蘊如低聲說道。

「睜開眼睛,看著我。」亞當的手滑至蘊如的下巴,把她的頭提起來說。

蘊如睜開了眼睛,雙眼無神地看著亞當。

「你是主人的什麼人?」亞當繼續問道。

「我是主人的奴隸。」蘊如呆板的回答。

「站起來,去沙發上坐著。」亞當命令道。

蘊如像機器人似的做著每一個動作,當完成後,便靜靜地等待著主人的下一個命令。

接著,亞當命令寶華跪在蘊如的面前,並且把她自己和蘊如身上的所有衣服全部脫掉。

亞當坐到了蘊如的身邊,把蘊如抱起來放在他的大腿上,一手摟著她的腰,一手在她的胸前來回地搓揉著她的雙乳,問:「舒服嗎?」

「舒服,主人。」蘊如歎息著說。

「記住,這種舒服會一直在你記憶裡保存。」亞當吻了吻蘊如的臉頰後說,「這種舒服會讓你很快樂,然後你會渴望更多的快樂。」

「是的,主人。」

這時,亞當把蘊如放回沙發上,對蘊如說:「蘊如,看著寶華,」亞當一邊說一邊離開沙發,然後把寶華拉過來扶坐在他的胸前。

蘊如依照命令,無神地看著她眼底下的寶華。只見她的主人輕輕的揉著寶華那美好的雙乳,捏著那對堅挺、淡淡粉紅色的蓓蕾。而寶華雖然被控制著意識,但是肉體深處原始的渴望卻被挑逗起來,呼吸急促,纖細但卻性感的大腿張了開來。然後她主人的手慢慢地來到了寶華的私密處,尋找著寶華的敏感點,當找到後,開始觸碰著那一個讓人興奮的地方。不多久,寶華開始呻吟,她的私處也開始流出一滴滴晶瑩的液體來......

「我可愛的蘊如」亞當笑看著眼前蘊如,「你看到了寶華的快樂嗎?」

「看到了,主人。」蘊如呼吸急促的回答。

「你也想要快樂嗎?」亞當的手雖然從未停過,但是他的眼睛卻一直盯著蘊如在問。

「想要,主人。」蘊如開始有點坐立不安。

「很好,不過」亞當頓了頓說,「如果想要快樂的話,就先讓寶華完全的快樂起來才行。你懂嗎,蘊如?」

「是的,主人。」蘊如緊盯著寶華說。

「來,按照我剛才的做法,好好的服侍寶華,但是你要用你的嘴來完成這些服務。知道嗎?」

「是的,主人。」蘊如回答完後便慢慢地跪在寶華的兩腿之間,雙手撐在她身旁的兩側,用她的嘴親吻著寶華身上的每一寸肌膚,然後一路來到了她的私處。蘊如用舌頭伸進寶華的私處,溫柔地從下方開始一路向上舔,直到被她的主人按住了頭,讓她的舌頭一直停留在寶華的陰道裡不斷地撥弄著寶華的陰蒂......

而先後被亞當和蘊如挑逗的寶華,這時她的身體開始越來越緊繃,她不斷地在呻吟,似乎在渴求著什麼,雖然她的意識仍被控制著,但是她的身體卻有著最自然的反應。她分泌的汁液越來越多,雙腿不由自主的擡高,然後夾住了蘊如的頭......

這時的亞當也並未停止工作,他的一隻手用力地搓揉著寶華乳房,另一隻手則按著蘊如的頭部不讓她動彈,自己則跪在寶華的身側啃咬著另一個沒有被手照顧到的椒乳。

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......」被蘊如和亞當上下夾擊的寶華,到達了人生中的第一次高潮。她的全身顫抖著,剛剛用力夾住蘊如頭部的雙腿似乎突然失去了力量,重重地摔在了地上。

聽到聲音的亞當在這時才放開按住蘊如的手,他坐了起來,看著仍然在舔著寶華的蘊如,他覺得自己的指揮棒突然的一陣燥熱。

亞當用力地拉起蘊如,抱著她瘋狂地吻著她身上的每一寸皮膚,引發蘊如的呼吸越來越濁重。

亞當把蘊如輕輕地放在餐桌上,撫摸著沾了些許寶華愛液的臉龐,「我的寶貝,你是屬於我的,是嗎?」

「是的,主人。」蘊如喘息著回答。

「你是永遠屬於我的。」亞當在說話的同時,把自己的指揮棒猛地插進了蘊如的淫穴裡。

「啊......啊......啊......」未經人事的蘊如這突如其來的攻擊,搖著頭拚命地想要讓那痛苦的東西離開她的身體。

亞當怕肉體上的痛苦會使蘊如從脫離現在的狀態,於是他捧起蘊如的頭,直視著蘊如說:「蘊如,深深地放鬆......深深地放鬆......沒有任何事情可以影響你......放鬆......忘記所有讓你不高興的事情......忘記所有讓你不舒服的感覺......深深地放鬆......深深地放鬆......」

慢慢地,蘊如的身體再一次的放鬆下來,她神情木然,眼睛迷惘地凝視著亞當。

亞當見狀,開始緩慢地抽插著蘊如的淫穴,「現在的你感覺不到任何痛苦,你是一個沒有痛苦的人,你只會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快樂。」

「沒有......痛苦......感覺......快樂......」蘊如按照亞當的指示感受著自己的身體。

「很好,很好」亞當繼續抽送著,「記住,讓主人操你將是你最快樂的事情,也是最能讓你有高潮的感覺,你的快樂就是與主人做愛。」

「讓......主人......操......我......是......最......快樂......事......高潮......快樂......是......做......愛......」蘊如的身體漸漸地適應了亞當的頻率。

很快的,亞當就沒法子控制屁股的抽動頻率,開始像野獸一樣姦淫著蘊如,屋子迴盪著蘊如的呻吟和亞當沈重的呼吸......「你現在全身都需要我給你的快樂,是嗎?」

「是的......主人......喔......喔......嗯......」

「你快到達到高潮了,是嗎」

「是的......主人......啊啊啊啊啊啊啊啊......」

在一聲短促但尖銳的聲音後,蘊如在感到有一鼓熱流衝進她的體內後就暈了過去。她的身體還在擅抖著,雙腿懸掛在半空中無意識的搖擺著......「我的寶貝,你可真棒啊......」亞當輕撫著蘊如的臉龐說。

亞當回頭看了看寶華,看著她像一個充氣娃娃一樣雙眼緊閉,張大嘴巴在躺在地上,他心裡有了一個新的玩法。

「寶華,站起來」亞當命令著寶華,「睜開眼睛」

寶華艱難地睜開她的雙眼,無神的凝視著亞當。

「你現在快樂嗎?」亞當問道。

「快樂,主人。」寶華機械地回答。

「是誰給你的快樂?」

「是主人,主人。」

「乖,蘊如也帶給你快樂,是嗎?」

「是的,主人。」

「那可要回報她哦」亞當指著蘊如說:「你現在要服侍她,讓她像你達到一樣的高潮,直到我說停為止......你明白嗎?」

「是的......我要服侍......她......明白......主人」

「這次得從腳開始,知道嗎?」

「是的,主人。」

只見寶華步履蹣跚地走了過去,跪在蘊如大張的雙腳面前,吮吻著蘊如的大腿,再一路吻到她的腳趾頭。然後她繼續往上舔去,開始掠奪著蘊如的花田,以舌頭潤濕了黑叢,陣陣花穴的芬芳,惹得她一直流連在這片瑰紅的花瓣上不想離開。

蘊如的身下掀起一道強烈的震波,讓她無法克制地蠕動身軀,禁不住地擡高下顎,吐吶出妖媚的細細聲韻。「啊哼......啊哦......啊哼......」

寶華探出濡濕的舌,直接襲向花蒂,不停旋轉舔舐。

蘊如的穴口霎時湧出一道熱流,寶華輕舔她粉紅色的花瓣,用舌尖抵住流出的蜜液。

寶華撩起花穴前的毛髮,再次舔著穴外的春水。

就在寶華的一吸一放間,蘊如的眼睛雖然還是緊閉著,但是她的身體已經因而顫動了。

「嗯啊......啊......」蘊如被寶華舔舐得全身痙攣抽搐,她不禁嬌哼。

看著她們倆那副嬌媚模樣,讓亞當再也忍不住了,他從背後把寶華拉起,讓她整個人與蘊如重疊著,然後擡臀用力挺進,粗硬火燙的肉棍直接刺入寶華的幽穴,寶華緊窒的肉壁立刻裹住它,幾乎無法抽動。

而由於寶華在之前的遊戲中她的花穴已經得到了充分的濕潤,所以她並沒有像蘊如那樣的痛疼感,使得亞當在抽送時比較暢通無阻,他的動作逐漸加快,一深一淺地刺插著,興奮得微喘著......

亞當狂猛地抽戳送進,讓兩個人的身下不斷抽搐、戰慄,突地一個痙攣,激狂的高潮令寶華拱起身,全身顫動著,但是她的嘴卻發不出任何的聲音,因為她還一直在親吻著蘊如的每一寸肌膚。

瞬間,一道溫熱的蜜汁從寶華的穴內流淌出來。

在聽見她達到高潮的妖嬌吶喊,亞當再也受不了,一個強肆的衝刺,徹底將他體內的滾熱液體激狂釋放......

亞當在這一輪的衝刺後,頹然地倒在了寶華的背上,他靜靜地休息著,整個屋子好靜,偶爾只能聽到寶華親吻蘊如的皮膚後所發出的聲音......「鈴......鈴......鈴......」電話的響聲打破了整個房子的寂靜。

「喂」寶華被亞當命令來接電話,「是的......嗯......好......沒關係......以後還有機會的嘛......好的......謝謝麗玨姐......好的......再見」

「是麗玨打來的電話嗎?」亞當從背後環著寶華問道。

「是的,主人。」寶華的回答恢復到了原來的機械化。

「她說什麼?」

「她說天威有事不能來了,主人。」寶華重複著電話裡的回答。

「哦」亞當覺得事情似乎有點不正常,「她還說了什麼?」

「沒有,主人」

「這樣啊」亞當想想今天應該還不會出什麼問題後,便放寬了心。他的手不禁又開始撫摸上了寶華的臉,把她轉身面對著他,「既然這樣的話,你願意繼續和主人一起玩嗎?」

「願意,主人。」寶華的回答讓她自己掉進了萬劫不復的境地。

「美麗的甜心,把蘊如抱進房間,我們一起玩,好嗎?」亞當摸了摸寶華的頭說。

「好的,主人」

成人小說推荐